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容小虫的私房杂烩*-*

文字请博客我!

 
 
 

日志

 
 
 
 

海南游记(1.22-1.29):05-01-22  

2005-02-17 21:30:02|  分类: 游踪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准确地说,今日全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出现的人物在空间的概念上还未在海南,但作为游记的1st day,还是必须得到尊重,尊重之下我还是写成了流水账。哈哈~
  在流水账中我看到了清晰的脉络,仿佛我仍然在现场,于是迫不及待地换上黑衣,带上哨子,走到流水账里面洋洋得意的我面前,边掏出红牌,边使劲吹响哨子,把流水账里的我给罚出场外,看着那里面的我悻悻离场的样子,我乐了。其实,我还在那天,那后面的连续一些日子,我一直没有离开。
  是为序。
  
  Start:
  中午12点的指针刚偏了一度角不够,我还没意识到刚刚吃下的食物是否都顺利从食道滑到胃里,就接到明辉电话,他说他已经出发,为了不掉队,我也必须立刻出门。于是匆匆地背起行囊往广工(广东工业大学)车站走,到了车站,刚想歇脚,往火车东站的车就到了,只好延续着刚刚赶路的呼吸节奏挤上了公交。
  一切都很顺利,在不慌不忙,不急不慢的气氛下到了火车东站,打电话跟明辉碰头,报了暗号后,他随即下达了最高指示:原地等他,他过来。
  不久,一个背着硕大无伦旅行背囊的明辉出现在我面前,熟悉的明辉,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声音,只有不熟悉的他的大包。这种大包叫我背一天,就肯定要终生三等残废了——驼一个大锅一辈子。看着他脸带微笑,轻松自如的样子,不得不暗暗佩服一句“汉子”。
  我们的目的地是黄埔港口,于是坐43路车起程。一上车,明辉忙不迭把包放下,用强调的语气坚定地说:重死我了。原来汉子也是嫌重的。
  船票是明辉在前几天就已经订好,三等A舱,180元/人,3:30上船。赶到港口,才2点,拿了船票,去候船室等。里面已经列席了不少赶船的青年同志,从外貌分析应该多是学生DDMM,我们是老同志了,于是严肃并自觉地找了一张长凳坐下。左等右候,上望下盼;先吃柑再上厕所、还继续上厕所然后看书,船还是没到。看着候船大厅由稀稀疏疏挤到密密麻麻,船还是悄无声色、珊珊未来。广播里面说船遇到风浪,误点,可以理解并在情理之中,换了无数个姿势,聊了可聊不可聊的无无聊聊的话题,最后安静下来还是看看书,身边带了《英格力士》,就看它了。
  5:30,船到并允许人上去了,首先找到了309房间,放下行李。船是日本人造的,到处都有日文显示着身份。房间是八人间,我们来得最早,后面陆陆续续补齐了八个人,其中五个大概是一帮的,年轻人,有着年轻而清澈的眼睛。船在6点左右终于驶离黄埔港。
  二
  入夜,广州华灯璀璨,支撑起一片不夜的天空,同时映衬出珠江的一片沉寂。这是广州城的珠江入海的路线。河道渐阔,两边的岸也越离越远,天空暗淡而无月色,融合着波澜不兴的珠江,都是沉默不语,彼此相对无言。黑夜下,珠江的水象没有灵气的孩子的眼睛,毫无光彩,甚至连眨动都懒得去动,仿佛黑夜中的珠江停止了呼吸。偶尔传来几声船鸣,不知道发生咋事,只要不是七短一长(弃船逃生信号)就行了。
  泡了一个面(其实是明辉带来的干拌面,我把它当泡面吃了),在房间闷着无聊,空气也不流通,于是到甲板去看夜景。除了黑,就是人多,风象提不起精神,无精打采地吹着,甲板上有男人的朗朗笑声,女人的窃窃私语,老人间的大声问候,小孩们的天真叫喊。
  人是活的,船是动的;天是静的,海是死的。想象中的剧烈晃动,晕船,呕吐,神志不清只不过在想象里面罢了,船安静得几乎就象在陆地上跑,不对,是慢跑。
  在黑夜里,人们的目光往往适应聚拢在远方建筑物的熹微灯光、灯塔长年累月枯燥的灯光还有一样是孤独地漂在海上的大船小船。似乎在这个漆黑里,搜索发光发亮的物体成了人的唯一的兴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漆黑是需要想象的勇气的,在这个爬满灵感的空间里面,人一般选择睡觉,只有寂寞的诗人才会静静地选择留下来,所以我至今仍不是一个诗人。
  “What language is thine, O sea?
  The language of eternal question.
  What language is thy answer, O sky?
  The language of eternal silence.”
  三
  实在无事可做,9点半左右就上床看《英格力士》,明辉看的是《当代》。同房间的几个人在打牌,小声吆喝大声笑,唯一的一个MM在织毛衣,她的情郎就睡她的对床,我的下铺,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在甲板上也瞧见一个MM在织毛衣,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一种温良婉淑的情调。夜空如水,水如夜空;星尘无语,大地温柔。
  捱到11点,《英格力士》也想睡觉了,书上的字已经变得惺忪模糊,于是作出一个决定:陪周公聊天。匍伏在床上,听到的却是别人的声音,周公一再迟到,并没出现。原来同房的几个小伙子精力旺盛,聚在一起开座谈会了,一人先作开场白,接着众人不甘落后,都要求进步地相继发言,气氛热烈,依稀好像是先从国际足球讨论起,然后侃到国内足球,再关注自己学校足球。虽然他们开了个神仙会,发言有点兴奋,声音也略高亢了点,但他们给我的印象极好,从开始跟他们的接触,他们的言语和举止以及他们离船时主动收拾的举动(比我思想觉悟高),都显得有礼貌且有教养,一点也不骄纵,跟时下的小皇帝小霸王们不可同日而语了。
  后来依稀听到他们会议的精神已把主题从足球放宽到奥运,再从严肃的学术主题转到日常生活,由胡侃上网到交流人类重要严肃的生活主题,就是如何技巧性地结交女性朋友,然后……,然后黑幕一翻,周公赶到,我们聊得更欢。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