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容小虫的私房杂烩*-*

文字请博客我!

 
 
 

日志

 
 
 
 

海南游记(1.22-1.29):05-01-26  

2005-02-18 15:11:42|  分类: 游踪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早上8:30起床,买了去三亚的车票。预定是10:30出发,不巧的是载我们的车才开出没多远就罢工不干,司机忙乎着修啊修,还是不能起死为生,于是只好等另一部车过来接我们。太阳的勤奋是可圈可点的,但在它的炙热光芒下等车就是一件不那么惬意而且相当郁闷的苦差事,许久,车才姗姗来到(效率真低!@%&#……)。
  1:30左右到达三亚车站,截了一部的士,上车发现司机样子挺猥琐,他的猥琐更表现在话不投机加上带错路折腾了不少时间,最终才到达目的地——蓝天国际青年旅社,这是明辉出发前在网上已经订好的旅馆,房价80/夜。瞧见几个老外出入,果然是国际连锁式的旅馆。钱银交涉完毕,我们被带到隔邻的金凯旅馆,原因是这段时间蓝天都火热爆棚,房客流连忘返,不退房。金凯有个MM长得超漂亮,眼睛大而水灵,皮肤白嫩,唯一不好就是稍fat了点。
  安顿好行李,已经快两点半了,必须解决生存头等大事:hungry。出了旅馆小巷,就近挑了一家明辉相好的店子——湘妹子酒家,吃了一顿不是湘妹子服务的不正宗的湘菜。然后起程去三亚其中一个著名景点——鹿回头。
  二
  鹿回头应该大家都耳熟能详(没听过我也拿你没办法),想象中是一个树木葱茏,秀山幽峰的好去处,但蓝天的小胖眼镜老板跟我们说门票贵,而且上面也没啥好玩,就一块石头雕像。这可大大打击我的好奇心和兴致,但还是觉得难得一来,眼见为实。
  叫了一部摩托,摇摇晃晃地到了鹿回头公园,买了门票(含滑道)。滑道呀嗞呀嗞地好像几天没吃饭地咬牙使劲,终于把我们拉扯上了半山。顺着山道往前走,与众多旅游团的国内同胞、世界朋友擦肩而过。鹿回头现在号称南海情山,每一个自然的、人工的景点都喜欢扯上人类伟大的爱情,象“海枯不烂”石、“山盟海誓”亭,不一而足。山的最高点就是蓝天小胖眼镜老板口中的鹿回头石雕,中间站一只梅花鹿回首含情脉脉,前面站一低头含羞凝眸的海南阿妹(海南人喜欢称少女做阿妹,小妹;男则为阿弟、小弟,明辉老被那些海南阿姐差点拍肩勾背地小弟、阿弟叫个欢,缠个烦,哈哈),后面立一健硕英朗的黎族阿哥,他们就是鹿回头的主角了。石巨大,花岗岩质。这是一个典型的以一个传说造就一个旅游景点的成功例子。
  从山上远眺三亚,大东海边的景色尽收眼底,“波浮双玳”的轮廓也可依稀辨认,就是大东海、小东海上各趴了一只巨型的石乌龟。阳光不紧不慢地洒在海面上,水波粼粼,别是一番美景。天空放晴,一碧千里,山顶绿树环绕,清风徐徐,每一次尽情的俯瞰,都是满眼美景琳琅。想起老李太白的诗,“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虽然鹿回头并不怎么高,景色也一定不如敬亭山(我是坚定相信老李的审美眼光的),此时此刻,良辰美景,自然天设,悠然心会,亦不过如此。
  三
  临近黄昏,明辉提议观日落,欣然而诺。在一家回族小MM的摊档边倚凳而坐,目不转睛地看太阳日薄“东海”。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
   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太阳就象少女一只美丽的眼睛,秋水盈盈,欲笑还嗔。一会儿全躲在云彩后,含情哀怨,“只与离人照断肠”;一会儿又从云彩间探头而出,含羞低看,然后又“和羞走”;一会儿又完全破云而出,含笑凝眸,“笑从双脸生”,真是千看万看皆可爱,人间正留好景在。海水在余晖的照耀下,显得温柔娴静,正似少女的梳妆台,蕴含情意无限。远处飞鸿翩翩,山风岚岚,树色迷蒙,一切都染上了浪漫的玫瑰色彩。
  上山时该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下山则高唱着“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落日如故人,浮云如游子,带点哀伤,而又潇洒飘逸。
  四
  晚饭后去了名闻遐迩的大东海沙滩。即“福如东海”的出处。
  天空黑亮而柔软,延伸着人的想象力。群星璀璨,似镶嵌在流空的宝石。天空是一派的祥和,沙滩又是另一番的热闹,人流纷集,欢声乐语。
  近晚浪极大,裹挟着大海的声音,撕碎时间的沉默。大东海沙滩后面连续簇拥起几座星级酒店。借着那富丽堂皇的灯光,依稀看到了海浪的轮廓,那是一张永远剑拔弩张、坚贞不屈的脸,无数次的白浪滔天,无数次的奔涌咆哮。前浪未退,后浪已起,层层相扣,水声激越,浪花如雪。纷纷扬扬间,浪花如珠如玉,倾泻目前。细心观察,海浪翻卷,竟如夹心卷一样,由两边翻卷至中央,同时又声势浩大地向岸边翻滚而来,涛声轰轰,荡人心魄。难怪两千多年前,老祖宗孔丘战战兢兢站在岸边,捋着大胡子说:“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索性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被海浪吞噬又吐出的海滩上。感受大海伟大的力量。海浪蓄势而起,万马齐喑,顷刻已漫过我的小脚肚,海水并不冰冷寒心,反觉得有种温柔的力量渐行渐近地传递全身。海浪扑击上岸,旋又全身而返,留下沙滩上如细雨划过的丝丝残痕,我想:这是大海的牙齿印吧。除了牙齿印,还有斑斑驳驳如小蟹挖洞藏身后留下的细小洞穴,我又想:这是大海呼吸的痕迹吧。海风悠扬,海浪在伴奏下再次昂头高歌,这时,我看见从大海深处漂来一个椰子壳,难道这里面载满了远方的一个梦想吗?
  “我看见椰子壳在海上漂
   我剖开过椰子
  我渴望被海剖开
  我流着新鲜洁白的汁液”
  五
  不远处的天空传来爆鸣的声音,急促而有节奏,天空同时捎来了烟火的味道,回头一看,前方海滩边正有人放焰火礼炮。漆黑的天空大幕,被划出五彩六色的缤纷,煞是好看,礼炮轰鸣,煞是震撼。大东海边的夜晚是不会寂寞的,烟花燃烧了天空,燃烧了人们彼此的心。望着光芒耀眼,破空而起,热烈绽放的烟花,身体仿佛飘浮在空气里,被千丝万缕的细节所融化分解,然后如流星般划破长空,消隐在茫茫夜色。
  
  六
  你说
  风有名字
  风摇摇头
  
  你说
  大海有名字
  大海摇摇头
  
  你问
  我的名字
  我想了很久
  摇摇头
  风带走了……
  海漂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