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容小虫的私房杂烩*-*

文字请博客我!

 
 
 

日志

 
 
 
 

老狼《北京的冬天》:关于过去、爱情、现在的回味  

2007-05-05 17:59:26|  分类: 耳朵去旅行之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北京的冬天》,《弄错的车站》

b.《那么那么地》《等待》《情人劫》

c.《每一分一秒》《想把我常给你听》,《心中的舞蹈》

d.《鸟儿的幻想》,《有多远就走多远》

 

北京是一个城市的象征,一种生活的定义;而冬天则与铺天盖地的白构成鲜明的联想词,笼罩着我们的记忆。北京的冬天,有关苦难,有关浪漫,有关叹息,有关漂泊的故事,统统回归于人们的态度。老狼《北京的冬天》告诉我们:这不是仅仅他私人的记忆,而是属于集体的又一次记忆的回归。

 

在老狼身上,校园民谣已经成为我们评价他的思维定势,正是因为第一张专辑《恋恋风尘》的成功,特别是专辑中的《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风靡全国校园,成为宏观概念的“校歌”,老狼与高晓松一跃成为校园民谣的教父,成为朝圣者的最高标杆。第二张专辑《晴朗》相隔多年才面世,我还依稀记得我的学校五十周年庆典请来老狼作表演嘉宾,当老狼唱起新专辑主打歌《晴朗》时,虽然反应热烈,但远不如他后来唱起《同桌的你》时全场大“吼”唱的轰动。不过平心而论,《晴朗》整张专辑依然保持非常高的品质,除了《晴朗》很许巍外(这首歌就是许巍写的),其他都坚持了校园民谣的方向,用简单、优美的旋律;感性、纯真的语言讲述了我们一群在校园或刚走出校园的人依稀还在的率真,还有一去不返的青涩。

 

《北京的冬天》诞生的周期比《晴朗》要迅速,不过也是一晃四年的光阴了。自从“校园民谣”这一定义诞生以来,老狼一直作为最有说服力的代言人存在,虽然产量少,但地位依旧高山不可抑。《北京的冬天》自然是众多对校园怀有特殊情结的人们翘首以待的朝圣品,遗憾的是,整张专辑听下来,大概对于已奔四的男人来说,继续贴着“校园”标签对于老狼来说似乎也为难了他,于是在《北京的冬天》里我们能听到老狼作出尝试的努力。这是一张呼唤过去、呼唤爱情、呼唤现在的专辑,人文情怀较之前作品有所折扣,可传唱性和琅琅上口度不如《恋恋风尘》,连可听性也不如《晴朗》,最失望的是老狼都闲了那么4年,咋能一张专辑十首歌就放三首翻唱,虽不能说忽悠,但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北京的冬天》翻唱自郁冬的作品,首先的印象是老狼的版本歌唱技巧更优,录音、配乐效果更佳,再者就是老狼的版本沧桑,郁冬的版本青涩。小号的悠扬让人浮想联翩,爱情已逝,年华不再,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情人劫》翻唱自叶蓓的《在劫难逃》,不过也出自郁冬手笔,老狼的版本现场感更强烈,另外不可否定的是,老狼的演绎更加圆熟和悦耳,他能把那种别人“心有戚戚”的感觉牵引出来,味道顿出;《想把我常给你听》在王筝《我们都是好孩子》专辑已经出现过,不过这次由四人合唱浓缩成二人对唱,老狼这次的合唱选择了小柯的徒弟王筝而不是老搭档叶蓓或刚与小柯解约、其另一个徒弟曹芳。平心而论,四人版本配乐干净、明快,不过四人的演绎兼顾得不是太充分,没有把歌曲的主题很好地诠释出来,感觉有点匆忙,而狼筝版本两人配合得算是天衣无缝,运气、吐字都非常熨贴,将那份对恋爱美好的憧憬、纯真的期盼表达得如诗如画。那份甜蜜的感觉久久荡漾在耳间,非常和谐动人。由于翻唱的出色,又为之前“忽悠”乐迷的印象扳回不少分。

 

《鸟儿的幻想》是寓言式的小品,是关于过去与现在的对话,老狼处理得比较讨好,编曲前后呼应的处理比较高明。我想,《鸟儿的幻想》前世的名字应该叫《音乐虫子》。

 

《那么那么地》是十足的调情小调,不少人因为歌曲中出现“就像梁朝伟,爱张曼玉”这句歌词就抨击老狼向商业低头,这样的说法也太自以为是了吧。我只是觉得舒服的吉他抚弄得畅快,配乐非常明亮,老狼只是适当的时候站出来谈谈两性的关系罢了。

 

听了《弄错的车站》的开头,不禁感觉象某首老式的日本歌曲,淡淡的弦乐与摇滚,结合歌者慵懒的咏叹,这是关于错爱的四角故事,巴吉、驿丘、索菲、旱达,寓意式的名字,或许就是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位,生活或许是悲剧,到头来或许又会是喜剧收场,无从猜测,只有接受。

 

在吉他与大提琴交织下,《等待》登场。这首歌有许巍构筑的温暖摇滚的味道,编曲比较大气,但不如许巍的深度和力度。

 

《心中的舞蹈》流泻的是音乐的静谧,爱得自私,爱得真切;《每一分一秒》精致有余,“尽管很清晰,但我不明了”;《有多远就走多远》流于平庸,“就在这一转眼,一转眼间扩散,一转眼间蔓延”。

 

老狼的“校园民谣”式唱腔早已根深蒂固,正是这种观念限制了老狼自己,也蒙蔽了我们的耳朵,《北京的冬天》那种欲打破平衡的冲动没有奏效,这种平衡之下追求的尝试也显得勇气不足,于是《北京的冬天》显得情怀依稀,饱满度却不足,岁月更易,刀已生钝;还好,“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慕容小虫,5.1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